• 佛山地铁2号线工地地面坍塌8人死亡,仍有3人失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吴王金戈越王剑》剧照   4月22日,北京首都剧场,已经关闭的大幕再度缓缓拉开,观众席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献给全体演员、献给87岁高龄的导演蓝天野、献给暌违30年的《吴王金戈越王剑》。北京人艺重排大戏《吴王金戈越王剑》由老艺术家蓝天野与青年导演刘小蓉共同执导,邹健、卢芳、濮存昕、鲍大志等主演,首场演出圆满成功。记者 刘 淼   《吴王金戈越王剑》由作家白桦执笔,1983年首演时即由蓝天野执导,吕齐、郑榕、狄辛等人主演。该剧不同于“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的传统叙事,而是以更为接近史诗的手段,将视角对准了战争背后,于细微处着笔,将百姓的疾苦与复杂的人性描绘得淋漓尽致,故事的结局也同样更发人深省。也正是这独到的眼光和细腻的笔触,深深打动了年近九旬的蓝天野,使其在阔别舞台近30年后,重当导演。   从今年2月建组到正式演出,该剧的排练时间近3个月,蓝天野力求在每一个细节上都能够精益求精,达到最为理想的戏剧效果。   2011年,蓝天野以84岁高龄“复出”,先后参演了北京人艺重排作品《家》和原创新戏《甲子园》两部大戏。虽然两度出山,但他笑言自己的戏瘾一直没过够,所以当了演员后还想当导演。蓝天野表示,之所以要重新导演这样一部历史剧,主要是由于自己在1983年执导过本剧后,又产生了一些新的想法,对剧本的理解又提升了一个层次,希望借此机会对北京人艺的戏剧民族化再做出一些探索与实验。   “32年前,作为导演,我请白桦为我写一个剧本,作者以诗的意境和语言完成了这部戏,更以独特的视角解读吴越春秋的古老故事。以史为鉴,可以正心,家国真情更让我在二度创作中屡受感动。岁月催人老,上次执导这部戏是30年前了。现在说要复排一个戏,我首选了《吴王金戈越王剑》。一直以来,大家都在谈北京人艺的演艺风格,焦菊隐先生带领我们一代又一代的导演、舞美、演员,探索中国话剧的民族化,我理解焦菊隐先生不是要搞出一个新模式,他是要不断地发展。所以我这次导这个戏,就是想从这个角度做一些尝试,根据焦先生这个精神做一些探索。”蓝天野说。   84岁的白桦也拖着病体专程从上海赶来,出现在了《吴王金戈越王剑》首演的观众席中。白桦是我国著名剧作家、诗人,著有《今夜星光灿烂》、《苦恋》等电影剧本,以及《白桦剧作选》、《远古的钟声与今日的回想》、《一个秃头帝国的兴亡》等话剧剧本集,其作品在中国具有深远的影响。《吴王金戈越王剑》在1983年演出时曾轰动一时,其文本的力量不言而喻。   白桦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死于安乐,或可再生于忧患。春秋吴越交锋的历史,为这条古训提供了佐证,并互相镜鉴。至今我都记得31年前《吴王金戈越王剑》演出时,北京观众热烈支持和鼓励的情景。感念至此,屡屡老泪纵横。31年过去了,少年皓首,艺术不老。”   演出中,北京人艺青年演员邹健饰演的越王勾践可圈可点,他亦坦言“很幸运能得到天野老师的真传”。近年来在多部大戏中挑大梁的邹健,为这一角色赋予了更多自己的理解。他为观众展示的勾践不再仅仅是传统历史认知中忍辱负重、励精图治,最终雪耻复国的一代名君,而是一名口是心非、精通权谋的狡狯君王。而由北京人艺实力派演员濮存昕与鲍大志分别饰演的名臣范蠡、文种也同样有着不同于通常宏大历史叙述的、更为人性化的一面。鲍大志是1981年北京人艺学员班的学员,当初就是在蓝天野等老师的教诲下走上演艺道路的,而《吴王金戈越王剑》也恰好是当年他们那一班排演的第一部大戏。如今,鲍大志也从当初的“新兵蛋子”成长为剧院的中坚了。   值得一提的是,该剧舞美再现了恢宏的历史和浪漫的情调,虚实结合,又不乏现代化处理。为此,导演不仅请来了韩西宇、鄢修民等当年参与这部作品舞美设计工作的剧院元老担任本次演出的设计顾问,更有剧院优秀中青年舞美工作者柳青、孟彬、鄢霓、英姝等参与其中,力求在原版基础上取得新的突破,将北京人艺的戏剧传统与精神更好地传承和发展。剧组还特地请来了一位非遗传承人专门打造越王剑,为了能让观众看清楚,这把道具剑比真正的越王剑长了约10厘米,在舞台上寒光四射,成为当晚演出的一个亮点。   为了让更多青少年学习历史、欣赏艺术,《吴王金戈越王剑》特意推出了亲子套票与家庭套票,用低票价来回馈青少年观众,鼓励他们走进剧场。

    上一篇:浙江警方一天救下19位攀岩遇险客 有人悬空几小

    下一篇:评原创歌剧《骆驼祥子》:充满中国味的“大歌